少儿书法加盟网

分享书法知识

由幻入真 笔墨传神——大土三阳山水画的写意精

更新时间:2020-01-08 15:06

近年在中国山水画坛上,突兀一座奇峰,这就是以传统笔墨为根基、以现代品格为视点、以独特个性和才情为表现的山水画家大土三阳。被誉为“中国水墨山水画界的一匹黑马”(美术评论家梁江语)的大土三阳,虽谓近年而名世,实已蛰伏20余年,在中国山水画的天地中,日夜琢磨、刻苦研习、苦心经营,他“独上高楼”,追索中国山水画艺术的高远之境;上世纪80年代即已取得南京艺术学院研究生学位,20余年如一日,“衣带渐宽终不悔”,甘于寂寞,不事张扬,读圣贤书,临古人画,悠游与山水画的笔墨世界;如今,练就的笔墨功夫和天赋才情,铺陈为巨幅佳作,一览众山。

由幻入真 笔墨传神——大土三阳山水画的写意精神赏析

大土三阳艺胆过人,才情充沛,艺术思维非常活跃。他生活在一个开放的文化环境里,其艺术追求自然受到多元文化环境的影响,与当今笔墨乏力以营造各类图式为新奇的艺术潮流相比,他撇开了众多习见的山水画图式,直接与笔墨对话,直接与生活对话,直接与传统艺术精神对话。他突破了当代中国画坛盛行的工匠制作风,以笔墨语言为尚,直抒胸臆,他是当今画坛公认的入于传统又出于传统的中国山水画家。有不少批评家亦曾指出过,大土三阳的中国山水画承继了传统艺术的精髓又独具现代审美情趣和精神。

古人论画品画格调时提出,士夫气、名士气和山林气属于绘画正格;浮躁气、烟火气和脂粉气皆入病态。画家最不可有习气,习气一染,魔障自生。观大土三阳的绘画,知其胸次磊落有大志,他的绘画既没有匠气,也没有陈腐气和文弱气,更没有小家子气。相反,大土三阳的绘画精神刚健之气充足,笔下自然涌出排云之势,不落时俗窠臼。

出身于江南的文人画家喜爱小桥流水、花红叶绿的情调似乎是很自然的事。同样接受过江南文化熏陶的大土三阳则有些异样,他的山水画具有那种质朴、混沌、甚至高远苍古的东西,这很可贵!他自己的理解是与他的心性有关,与他的眼界有关。

大土三阳的座右铭是“虚心问学,宽心做人,静心作画,无心境界”。他认为做一个画家“人品第一,读书修为第二,笔墨功夫第三。”在与大土三阳的接触中,给我留下较深印象的是他青少年时期饱受过的生活磨砺以及由此形成的人生动力和刚健人格。大土三阳本名李晓辉,1955年生于江苏省泰兴市,其家声香远、文风鼎盛,多博学君子。他自小聪慧,善画,受“文革”影响,初中毕业的他被剥夺了继续上学的权利,只身前往东海某建设兵团当知青。历经人生艰难之后,他意志弥坚,一直从事与文艺相关的工作,23岁时顶替父职回到家乡,25岁时以全省第一名的专业成绩考入南京艺术学院学习美术,先后获得文学学士和硕士学位。学生时代的他就在中国画方面表现出强烈的兴趣和骄人的天赋,还得到刘海粟、张文俊等名家的亲授。

由幻入真 笔墨传神——大土三阳山水画的写意精神赏析

大土三阳早年画油画,时间久了之后觉得还是中国画的笔墨能够抒发内心的感觉,于是,开始书法练习。他从马王堆汉简入手,逐渐转入楷书、行草。如今的他每天早晨起床后第一件事依然是练习书法,反反复复地摩写,年深日久地坚持着。说到练书法的目的,似乎他并不刻意想成为著名书家,他的出发点主要还是想由书法入画门,中国自古即有“书画同源”一说,画之笔力、线之内蕴,都与书法的锤炼相关,通过习书,把握一种笔与纸的关系,不仅让手中的笔能自由地在纸上率意的抒写,重要的是注重笔墨的张力和内在性,这种内在性是笔墨形式的丰富性、现代性和意蕴张力的统一。或许正因如此,他的水墨点线既没有习见的套路,也没有陷入某类陈旧的程式中。不论他画什么,一下笔总给人一种清新活泼、别开生面之感。

大土三阳的艺术追求是很明确的,他选择了传承传统的正途,首先借助书法的抒写性,表现物象,进而以酣畅淋漓的笔墨,抒发情志。大土三阳用笔始学宋代李成,多中锋线条加积墨法,筋骨相连,深得宋元诸家法。至于说艺术形象,他既如实刻画自然之景,又追求“风行水上,自然成纹”的无意而成。当今中国画坛所谓艺术图式层出不穷,很多画家为了完善自己的图式而走入一味地注重制作,使其作品落入匠气窠臼。宗白华曾说:“大凡是一种艺术的成长,总是由自然而趋于造作的,到了造作的时期,就非有新内容,或者新刺激不能发展了。”[]在笔墨写意日渐稀缺,水墨写意精神日渐衰弱的今天,大土三阳借助传统的点、线符号,赋予了笔墨关系以强烈的视觉张力,创造出了延伸传统写意精神的现代艺术。

由幻入真 笔墨传神——大土三阳山水画的写意精神赏析

宋人郭若虚曾总结画家用笔三病:曰版、曰刻、曰结。明人李开先《中麓画品》也针对画家用线问题提出“画有四病:一曰僵,笔法无度,不能运转;二曰枯,笔如瘁竹槁木,余烬败秭;三曰浊,如油帽垢衣,昏镜浑水;四曰弱,笔无骨力,单薄酥软。”可见,画家用笔之难,达到化境更难。观大土三阳的山水画,板、刻、结、僵诸病多是其极力避免的,其气势非常:笔势纵横、真力弥满,直抒胸意,而有阳刚之气;笔墨雄浑肆恣、若滚石惊雷,是谓豪壮之气;中锋运笔,含滋蕴彩,舒缓有度,富有勃发生气;得自天然,状物写景,山青岫远,充满神逸之气。诚如王国维所言:“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辞脱口而出无娇柔装束之态”。[]

大土三阳偏爱的一方山水是粤西地区的阳明山,那里山峦绮丽,古木参天,因水雾充足而终日迷蒙磅礴。大土三阳仔细观察该地的杂树和云山,了然于心,因而画画时无需什么参照、范本,他画画时的确胸有成竹,下笔连绵不绝,画作总给人一气呵成之感。但这并不说明他画得快,而是深思熟虑,慎重落笔,有时则凝视画幅半天不着一笔。如此,其多数画作都经多日琢磨,有的画作经年而成。但不管一张画画多久,画面积墨有多少层次,完成后的作品还是保持了很强的整体感和新鲜感。这跟他的艺术追求有关,他一直视笔墨为独立的生命体,对于纸上的生命怀着敬畏之心。他常对人说,如果是一幅好画,每十公分见方切下来应该都很耐看,应该有很强的生命气息和天然神韵。

大土三阳在生活中不仅喜爱荒野中的各类杂树,也善画杂树。在很多山水画中,杂树因表现的不易,不少画家采取回避的处置态度,或者稍作点染。而大土三阳却知难而进,潜心临摹宋元名家山水画中的各种杂树,尽写其千般形态。在其笔下,众树生姿,或挺拔,或蟠曲,或高古,或顾盼生姿;或润秀青翠,或干裂色苍。大土三阳在杂树表现上施展出自己独特的笔墨才华。他笔下的杂树枝条穿插生动,线条节奏分明,墨色浓淡相宜,粗看结构鲜明,细看刻画入微,与迷迷蒙蒙的山石云水浑然一体,形成看山不似山,看树不似树的奇特幻觉。他的恩师张文俊先生曾指着他画的树说:“这些树全世界都没有,又给人感觉在什么地方,一定会有!”清代恽南田曾面对一幅山水画也发出过类似的感叹,他说:“谛视斯境,一草一树、一邱一壑,皆洁庵灵想所独辟,总非人间所有。其意象在六合之表,荣落在四时之外。”借用他这一席话来评点大土三阳的杂树亦十分贴切。从艺术本体看,艺术之境界本来就是幻觉的,但幻觉不是目的,由幻入真才是艺术宗旨。

由幻入真 笔墨传神——大土三阳山水画的写意精神赏析

在有无之间、似与不似之间,大土三阳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个性化的山水画形象。他之前没有人这么画过杂树,在当代画家中,也没有人在杂树方面表现出如此气魄和胆识。尤其是他前几年画的大幅画作和最近的精细小品中,杂树无疑是他投入最多激情的艺术符号。

他不想亦步亦趋式地描摹树的形色,即不采用古人所谓“刷脉镂叶”法,而是要表现曾强烈冲击过他内心世界的自然生命,表现他自己的情感意志,那种从人格深处释放出的不屈不饶的生命力。他所画的“一枝动百枝摇”的杂树情景,最能酣畅淋漓地反映他个人对于生命的体验和对于艺术的理解。他常说,齐白石画什么东西都是有生命的,都是活的。他不欣赏当下很多画家为制作出一种奇特的图式而放弃对自然生命本身的表达,尤其反对把山石、云水、杂树等事物变成没有生命诉求的纯装饰性符号,这类符号徒然具有美的外形,但不具有真的生命。

艺术形象也好,形式也好,图式也好,都是文化结构性符号,虽然它们本身可能具备美的价值,但尚需真的精神作灵魂。宗白华说得好,形式的最后最深的作用,无非是“引美入真”,表达生命情调,也就是化实相为空灵,超越物质走向精神。所以大凡山水画都是王国维所说的“有我之境”。大土三阳的山水画气质外放,情感饱满热烈,表现了他的真感情、真性情,任何人看了都不会无动于衷。

“气韵生动”是中国山水画理论和实践中最重要的美学范畴,郭若虚指出“气韵生动”既“不可以巧密得”,也“不可以岁月到”,他强调只有艺术天才方能达到此境界。大土三阳这样理解“气韵生动”:生命本身就是一个气场,只要你下笔是活的,眼中的事物和笔下的形象是活的,画面自然就会“气韵生动”了。

大土三阳在领会前人经验基础上,参酌自己的体验,提出中国画笔墨“五韵说”,具体内容是“一,神韵,如宇宙主宰,人生命之根本;二,气韵,即画之灵魂生气,是在混沦中流转于整幅画中的神元之气;三,线韵,有轻重缓急,粗细劲柔,长断曲直之姿;四,点韵,如交响乐之高低节律,有润湿大小,方正歪斜,规则或不规则之别;五,墨韵,即浓淡干湿,积破渲染形成对比组合关系。神是灵魂,气是旋律,线是节奏,墨是血肉。”[]在这“五韵说”中,线韵、点韵和墨韵最具理论创新价值。因为实际上,大土三阳指出了线、点、墨在中国山水画中独具的美学意义。现代西方美术理论同样强调点、线、面作为造型艺术元素的重要性,但它们只有组合起来才有形式价值,否则单独的点、线、面是没有美学意义的。

大土三阳长期治学,绘画之余常作《绘事感言》之类的笔记。他认为,题画诗或题跋不能落俗套,要有自己的心得,这才是做学问的态度。大土三阳精研过中国绘画史,对历朝历代画家作品的优点和缺失了若指掌,尤其对宋元诸家的笔墨语言及其内蕴之精神深有研究。很少有当代画家像他那样既能清楚地认识中国画的发展趋势;又能站在历史高度去把握当下的应有作为。因为他对于中国绘画历史发展的大趋势有深刻的洞察力,所以,他的探索有相当的时代性。

自然,他也受过不少历史上的名人画家的熏陶,如对笔墨语言的诠释上,他继承了米芾、石涛、八大的传统,追求笔、墨、色、块交织而成的浑沦元气。他的笔墨中有李成、郭熙的影响。在现代画家中,他最欣赏齐白石的爽利线条,刘海粟的中锋运笔和黄宾虹晚年的积墨画法。但他认为黄宾虹的画有千篇一律之感,就表现形式看存在一些弱点。他的书法从颜真卿出,在笔势方面又接近徐渭。在摹古法今的同时,他能汰渣存精,近而不似,自成一家。他最反感某某画家是某某大师的传人这样的说法,他认为,中国画的根本是文化,不是技术或风格样式,学古人不能学古人的表面图式,要学古人内在的文化精神。

2007年4月30日,“大土三阳山水画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举行。画展开幕的当天还召开了大土三阳作品研讨会。展览和研讨会都取得了很大成功,学界和观众第一次集中地领略到他的大写意艺术的感染力。展出的作品都是他前几年的大写意画作,这批山水画篇幅都较大,充分体现了他的“五韵说”理论。墨点如坠石,墨线如惊蛇,通篇墨气纵横,才情恣肆,属于古典词章中的“豪放派”,现代艺术中的“表现派”和“热抽象派”。

与前几年喜构汪洋恣肆的大幅山水画相比,近期大土三阳又进入一新的探索之境,其画作尺幅趋小,他从画面的结构出发,加强位置经营,重视笔墨的细致与精到,进一步关注线条的表现力。如今,他的尺幅之作,仍然大气俨然,但线条更为飘逸,似信手而出,连绵顿挫、轻重缓急,有舞蹈的意味。画面因结构的强化和具象的细致描写,画中的物象从墨色淋漓中突显,状物抒情、情景交融。以致意境高远,画家情感的自然流露物化在线条的流动与韵律之中。欣赏他近期的绘画,能感受那种心随笔运,取象不惑的新高度。

杂树依然作为画家的主要描绘对象和画面的主题形象,干枝四出、绿叶翻飞,大小穿插交汇、疏密偃仰自如,既具象又抽象,与山石、云水统为一体。画面不仅得心应手、纯熟自然,而且格调高古、意境幽远,几臻自由之境。如果说前些年他的山水画突出了点韵,那么近期他的山水画则取法宋元诸家,突出了线韵。由此,他笔下的杂树其苍然之质、翩然之容、翻飞之态与山石、云水、驿路构成一种超脱尘世的美丽景象。这是一个很值得学界关注的转变,说明他的抒写方式的新突破。

美学家宗白华说,艺术对于真、善、美有一个统一的要求,如果片面强调形式美,就容易走向唯美主义;片面强调真,又容易走向自然主义。大土三阳对此有自己的悟性和体认,他近期的艺术转向恰好说明他在追求情与景的交融,真与美的统一。说到艺术风格的成因,布封说过“风格即人”,艺术风格不是追求不追求的问题,是人所有辛勤努力和自身秉性的自然结果。大土三阳对此也有很深的领悟,他说:“功到自然成,你画到一定的时候,你的风格就会有一定变化,你又进了一步。”[]这是从事艺术实践的一个健康的心态。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市面上仍很难见到大土三阳的作品,这主要是他的画作不肯轻易示人,更很少流入市场,但社会却不乏对大土三阳艺术的关注,几十种刊物的争相介绍,已使画家出于世人瞩目的地位。但他仍有淡然处之的心态,相信大土三阳的艺术成就会日积月累,在不远的将来成为卓然大家。

中国艺术研究院 邱春林

由幻入真 笔墨传神——大土三阳山水画的写意精神赏析

由幻入真 笔墨传神——大土三阳山水画的写意精神赏析

【大土三阳简介】

大土三阳,字笑辉(孝回、晓辉),号大土三阳。中国当代著名山水画家,硕士研究生导师。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研究员,民盟中央美术院常务院长,民盟中央文化委员会副主任,厦门大学艺术学院、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景德镇陶瓷学院设计学院、江苏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等大学客座教授。

大土三阳20世纪80年代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并获得艺术专业硕士学位,长期致力于中国山水画的传承与创作研究,足迹遍及名山大川。积学经年,画风旷达超逸,笔墨浑厚苍古,境界高远深邃,诗文学养深厚,是当代诗书画均达颇高造诣的学者型山水画家。2005年总结概括提出中国画笔墨“五韵”学术主张,2011年提出中国山水画必须重视苦练基本功,通过精确笔墨描述物象而求中国山水画神元之境的表现,即重在精神境界、格调气息的表达。2012年大土三阳被评为中国画当代十大家;2016年应邀赴台湾中正纪念堂举办个人大展;2017年入选为全球水墨画家五百强。

-end-

硬笔书法加盟 让你的孩子与众不同
兴墨书法 书写传统文化 让你有钱可花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