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书法加盟网

分享书法知识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

更新时间:2020-02-14 09:43

曹植笔下的《洛神赋》里,藏着一段婉转风流的中国。拨开那片绯红色的烟云,我们可以窥见高人雅士、行草飞字、琴音袅袅、竹林簌忽…….那里有一群人,才华斐然却避世不出俊雅飞扬却又衣冠不整,那一群特立独行的人物,构成了绵延世代的“魏晋精神”,他们的风姿也成为后来者不可及的向往,他们都来自于魏晋。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顾恺之 《洛神赋图》宋人摹本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

魏晋时代的美男子之多,当属中国历朝历代之最。我们如今形容男子之美说“貌比潘安”,潘安就是魏晋时著名的美男子潘岳。潘岳年轻时只要出去玩,就会被男女老少围观,大家纷纷往他的车里抛水果,回家时,他总是满载着一车水果而归,羡煞了另外两位文学家左思和张载。他们于是也模仿潘岳,拿着弹弓坐车出去玩,结果因为长相实在不佳,一位被观众吐了一身的口水,另一位就载了一车的石头回来。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

当时还有一位广受欢迎的美男子,卫玠。玠,是古代礼仪上用的玉器。 卫玠本人也是名副其实的一个璧人了,不但长相俊美,同时还是个有才华的哲学家。《世说新语》这样记载他:“王平子迈世有俊才,少所推服。每闻卫玠言,辄叹息绝倒。”时人都说:“王家三子,不如卫家一儿。” 可惜这样完美的男人身体却不太好,热爱哲学思辨的卫玠,童年时代就曾经因为苦苦思索“梦”的玄理而不得,居然苦思之下病倒了。卫玠二十七岁那年到建康,由于赶过来围观他的粉丝太多,把他团团堵住,卫玠竟然因此不堪其扰,一命呜呼了!当时人称为“看杀卫玠”。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

魏晋的美男子当然还有很多很多。那个思想自由开放的时代,人们也看重“人”,也看重审美,以自然为美的最高标准。那时形容一个人漂亮,喜欢用清风明月,朝霞青松这样的自然景观。比方说:轩轩如朝霞举,濯濯如春月柳,朗朗如百间屋,烂烂如岩下电,肃肃如松下风。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

“飘如游云,矫若惊龙”,是对东晋时期书法家王羲之的赞美。人们评价“竹林七贤”中山涛,会说有如“登山临下”,但觉“幽然深远”。而山涛评价嵇康,就说他平时如“孤松之独立”,醉倒如“玉山之将崩”。魏晋男子的美,不仅是外貌之美,颜色之美,更是一种风流气度,是自由洒脱、不拘一格的人格之美。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

魏晋之美,不仅美在人物。那是一个承前启后的时代,也是中国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王羲之父子的字,顾恺之的画,戴逵和戴颙的雕塑,嵇康的广陵散,曹植的洛神赋,阮籍的酒狂,陶潜、鲍照、谢灵运的诗,郦道元的写景文,云冈、龙门石窟壮伟的造像,洛阳的宏壮寺院…….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雪夜访戴

魏晋时代同时也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苦痛的时代:八王之乱、五胡乱华、南北朝分裂,社会秩序的解体,旧礼教崩溃。然而在精神上,却是最自由、最解放,充满着最充盈智慧和最浓的热情的一个时代。它我们联想到十六世纪欧洲的“文艺复兴”。那是强烈、矛盾、热情、浓于生命精彩的一个时代。那个时代诞生的文学艺术大师与作品,无一不是光芒万丈,前无古人,奠定了后世根基与趋向。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女史箴图》 局部 唐摹本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女史箴图》 局部 唐摹本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毗楞竭梨王本生图 南北朝壁画

魏晋以前的中国,汉代艺术由于受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影响,形式与内容过于质朴,缺乏生动。这以后的唐代,在艺术上又过于成熟了。只有这几百年间是精神上的大解放,人格上思想上的大自由。人心里面的美与丑、高贵与残忍、圣洁与恶魔发挥到了极致。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快雪时晴帖》王羲之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

魏晋名士的风流,其实未必都如表象般潇洒旷逸,魏晋风流其实是死亡阴影下的风流。

魏晋时的大才子张翰,想要远离故乡,去洛阳谋一份前程似锦。可是当他走到帝国的中心,又转身离开了。后世评价都说张翰的政治嗅觉好,托辞说想念家乡的莼菜鲈鱼羹辞官离去,刚好完美地避开了天下大乱殃及自身,这其实是极大的误会。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

张翰离开的何止洛阳,他离开的是那个我们拼命想往上挣扎的世界。而带他离开的,是一双新的眼睛,这双眼看到的只有故乡,美酒,山水悠然,和莼菜鲈鱼。

“浮世功劳食与眠,季鹰真得水中仙。不须更说知机早,直为鲈鱼也自贤。”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

名士王戎的儿子王万去世时,山涛去看他,只见王戎正哭得死去活来。这在当时,很另类。按照封建礼教的规矩,父母去世了,子女应该痛不欲生,儿子死了则大可不必如此。可王戎却说:“圣人超凡无情,愚民麻木地求生存,不看重感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啊!

魏晋,中国最浪漫的一个时期

公元4世纪的魏晋,其实是一个巨大的病房。魏晋时期,朝代乱,世事也乱。诸国混战,新旧势力交替,很少有大一统的局面。看上去统一了,很快又被推翻,社会动荡前所未有。中华大地满目疮痍,人民流离失所,朝不保夕。那是一个有“竹林七贤”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会把竹林七贤扔进厕所的时代。但也正因为人人都有置身凶险之中的恐惧,才有了从恐惧中超脱的觉悟,和重估一切价值的死亡之眼。

凡人是社会调教的产物,而名士则用死亡之眼重估一切价值,于是风流,于是不朽。

本文转载自“谁最中国”,图源网络,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硬笔书法加盟 让你的孩子与众不同
兴墨书法 书写传统文化 让你有钱可花
官方微信公众号